私人府邸

1859年,Alfred Sommier的父亲买下了Arcade街靠近玛德莲教堂的一大块地皮,用于修建不动产。 由于家族的制糖业务正值兴盛,他向为家人修建一座与之相匹配的居所。 巴黎玛德琳区正在蜕变成奥斯曼风格。

Sommier家族聘请了法兰西第二帝国风格(Second Empire)的著名建筑师Joseph Lesoufaché。 他设计了两幢双子公馆,使用精雕细琢的石材建造,配备一个中心庭院和后花园。 Alfred Sommier从此进驻Arcade街20号的私人公馆。 这栋建筑一直归属于Sommier家族的后代,其中一位决定将其改造成酒店并负责其经营。

Alfred Sommier公馆的房间、套房、老厅和办公室里原有的内部装饰要素被完好保留。 楼梯栏杆上铸有公馆的交织字母。 其中一处大理石大楼梯由两根女像柱支撑。

Sommier家族

19世纪初,年轻的创业家Sommier三兄弟离开故乡勃艮第并放弃了家族的面包房业务,前往巴黎并开了一家制糖厂。 最小的弟弟爱上了最年长的哥哥的女儿! 于是这对年轻的夫妇集合了家族企业的一大部分资本。 他们育有一双儿女:1835出生的儿子Alfred和1837年出生的女儿Anne,两人的肖像画现并排挂在酒店接待厅里。

他们育有一双儿女:1835出生的儿子Alfred和1837年出生的女儿Anne,两人的肖像画现并排挂在酒店接待厅里。 18岁时,他放弃了学业,父亲让他管理制糖厂,在他的经营下制糖厂蓬勃发展,成为了法国市场的领先企业。 入住Arcade街20号的公馆之后,他在1872年迎娶Jeanne de Barante为妻。 他们的儿子Edme于1873年出生。

20世纪,Sommier制糖厂与Lebaudy制糖厂合并。 后来又经过几次合并之后,原初的家族逐渐淡出,形成了现在的圣路易制糖集团。

沃子爵城堡

1875年,Alfred Sommier以230万金法郎的价格买下了当时被弃置、等待拆迁的沃子爵城堡。 这座城堡由路易十四的财务总监Fouquet建造,在他盛大接待国王的第二天就被捕了。

Alfred Sommier巧妙地修复了城堡和公园,将之改造成或许是法国最美的私人城堡。 沃子爵城堡的薪火已传递给Patrice de Vogüé和他的儿子,也是Alfred Sommier的后代。